当前位置:

OFweek智能家居网

其它

正文

一手提拔董明珠的格力创始人为何时隔5年发声批评

导读: 在中国,老领导的现身总是不简单。比如72岁的格力创始人朱江洪先生,退休5年后,他最近又被卷入舆论场。

OFweek智能家居网讯 在中国,老领导的现身总是不简单。比如72岁的格力创始人朱江洪先生,退休5年后,他最近又被卷入舆论场。

先是自传《我执掌格力的24年》出版,书中驳斥了“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”的说法;原定最近举办的“格力老员工见面会”又起风波,因董明珠是否出席的问题被关注后,活动临时取消。

一手提拔董明珠的格力创始人为何时隔5年发声批评

这个被誉为格力灵魂的老牌企业家,曾一手提拔董明珠,培养她成为接班人。不过,2012年董明珠接手后,似乎慢慢把格力变成了朱江洪讨厌的模样——朱时代的格力是技术流,是“格力,掌握核心科技”、“好空调,格力造”,如今的格力是网红,最为人所知的标签就是董明珠。

一场博弈,或许已经在退隐老领导和网红现领导之间开启。

两任领导有很多相似之处,比如:他们都被命运嘲弄过,又都选择了反击。

如果不是丈夫去世,南京某家化工研究所的行政人员董明珠,大概会安安稳稳地在金陵城里相夫教子,也就没有南下珠海独闯格力的故事了。命运抽走董明珠的寻常幸福,又打开了另一扇门,那扇门里有朱江洪。

董明珠的打击来自家庭,朱江洪的坎坷则源于时代。

40年代出生的朱江洪,赶上过三年自然灾害和文革。因家庭成分不好,这位华南工学院大学生毕业后被分配到广西百色——一个他用了放大镜才从地图上找到的山区偏僻小城。

那是1970年,文革盛行,知识分子沦为最没地位的阶层。朱江洪一进厂就被分配去当工人,他有心理准备,觉得还不错:能吃饱饭,有工服,每月还有几十块工资,这样的好事,上哪里去找?

“我们这代人,最大的特点是能吃苦,干活勤快,从不挑肥拣瘦”,他在自传里如此写道。

当时是计划经济时代,百色又是山高皇帝远的偏远山区,厂里不乏浑水摸鱼的人,但朱江洪干活很卖力,为了完成生产任务,他可以连续两天两夜不休息。

两年后,他被提拔为质检工,一年半后,调升技术员——这个如今工科大学生进工厂报到的基础岗位,朱江洪当年花了近四年才熬到。

他成了那个“肯吃苦又有技术的小伙子”。

他也善于处理跟领导的关系:为了提前完成生产指标,他私下搞变相承包,激励懒散工人。但任务提前完成后被领导问及时,他只说:

“战前”做了大量思想工作,加强“斗私批修”学习,提高认识后,工人干劲倍增,所以能提前完成任务。

技术好、肯吃苦、觉悟高,朱江洪的命运开始呈螺旋式上升。

1982年,在厂里举行的民主选举中,他高票当选为厂长,级别是“正县级”。

他在这里形成了日后管理格力的风格:爱下基层跑车间;纪律严明;重抓产品。他立规矩,科室干部每周必须有一天参加劳动;开除一位连续旷工20多天的员工,对方舅舅是百色地委一位副书记。

山区工厂开始变成大厂,甚至创下一项全国第一:产品销售率先覆盖了除台湾之外的所有省市自治区。1986年,广西几家较大的矿山机械企业成立“广西矿山机械成套设备公司”,朱江洪被推举出任首届董事长。

在广西生活18年后,朱江洪选择归零,回到家乡特区珠海——这是一段遥远的距离,朱父曾经为了看望他,辗转九天才从珠海到百色。18年间,朱江洪没有在珠海度过一个春节。

朱江洪生在珠海菜农家庭,祖屋就在拱北口岸附近,每到晚上,澳门亮起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时,家门口却是一片漆黑。

一江之隔,两个世界。

朱江洪对澳门的认知,最初来自儿时随母亲去卖菜,那段经历直到1952年随封关终止。

他向往外面的世界,但更愿意相信知识改变命运——上中学时,珠海偷渡盛行,朱江洪所在的年级,初一还有200多人,到初三就只剩60多人了。有朋友曾邀他同行,去澳门闯一闯,被他当成玩笑话,随口回复:“我还想继续念书”,不料,第二天朋友就消失了。

不过,当朱江洪在1988年前后回到珠海时,特区早已不是当年的穷困模样了。作为中国首批特区之一,珠海在很多内地人看来闪闪发光。

朱江洪在珠海的第一份工作,是冠雄塑胶厂总经理。

工厂隶属于珠海经济特区工业发展总公司,名头叫得响亮,但问题一大堆,内部管理混乱,质量服务欠佳,还得罪了不少客户。

“有没有搞错,这样的厂你也敢去?你要是去了,保证不出三个月你会灰溜溜地逃出来的。”一位熟悉冠雄业务的朋友私下说。

朱江洪不信邪。他亲自上门找大客户道歉,又忙着找设备,跑贷款,慢慢盘活了摊子。

他肯吃苦。

他一度是“搬运工”。作为公司唯一的港澳通行证持有者,他需要亲自到香港监督原材料采购。当时外汇管理严格,每次带出的港币现金只够简单食宿,为了省钱,他经常自己扛着50公斤一包的塑料原料装车。

最狼狈的一次是运一根轴配件去坐地铁,那根轴看起来不大,但约摸100斤重,从采购点到地铁站有2公里,朱江洪自己扛,开始还坚持三四百米一歇,后来变成一两百米,最后十几米就能停下来,险些崩溃。

真正改变冠雄命运的,是朱江洪对产品的直觉。

冠军此前一直生产配件,在那个低价为王的市场,很难翻身。他瞄准了塑料电风扇,先是开发设计塑料配件,继而组建起电风扇的完整生产线。

转换赛道的第一年,冠雄减亏100多万,第二年,扭亏为盈,盈利77万。

电风扇需要名字,时任经营部长的陈建民从英文字典里找到单词“GLEE”,读音是“格力”,意为快乐,朱江洪一眼看上,亲自用毛笔写下“格力”,沿用至今。后来,因“GLEE”在台湾被抢注,英文名改为“GREE”。

有了电风扇,朱江洪又盯上空调。

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,装空调的家庭越来越多,南方沿海涌现出大量空调厂商。冠雄也开始做空调塑料套配件,尝试开空调模具——此举一度被同属总公司的海利空调厂告了状:冠雄把塑料件卖给别人,是帮别人打自家。

朱江洪被总公司老总狠批了一顿。直到十天后,一笔预付款高达十万美金的海外订单,成为他跟总公司讲条件继续做的筹码。

他赌赢了。

1991年初,朱江洪被任命,兼任海利空调厂总经理,11月,冠雄与海利正式合并,更名为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。

不久后,总公司更名为珠海格力集团,并把“格力”作为集团公司统一商标,下属公司均可使用。朱江洪对此不满,这些企业良莠不齐,可能对“格力”品牌造成伤害——这让格力电器与格力集团日后的“父子之争”埋下了伏笔。

但他别无选择。

那年,朱江洪46岁,开始掌管格力电器,他的目标是把格力空调做大做强——这也是当时珠海市政府和总公司的规划,他们希望把空调做成珠海市支柱产业。

那年同样成为董明珠的命运拐点。这位1990年入职海利空调的销售员,开始进入朱江洪的视野。

1  2  3  下一页>  
责任编辑:wuweijie
免责声明: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 OFweek智能家居网 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 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我来说两句

(共0条评论,0人参与)

请输入评论

请输入评论/评论长度6~500个字

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,请输入验证码继续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

X
文章纠错
x
*文字标题:
*纠错内容:
联系邮箱:
*验 证 码: